秀篆门户网站
当前位置:秀篆门户网站>财经>五优发爆器多少钱一台 - “周期高手”李永兴:A股这三个行业有投资机会
五优发爆器多少钱一台 - “周期高手”李永兴:A股这三个行业有投资机会
2020-01-11 16:53:41      

五优发爆器多少钱一台 - “周期高手”李永兴:A股这三个行业有投资机会

五优发爆器多少钱一台,寻找被低估的基金经理

价值投资,是要找出被市场低估的股票,买入后等待价格的回归,或是享受它一路超预期的高成长。同样的,在基金经理这一端,一样存在着被市场低估的基金经理。

他们都经历过完整的年熊转换周期,3、5年的业绩稳定优异,但却还未被投资人充分认识,所管理的基金规模与他们曾管理过的,或是实际能力相比也并不匹配。

聪明投资者以三、五年为维度去考察市场上的基金经理,特别是那些“中生代”、“新生代”基金经理,以及因为更换公司、公转私等各种原因出现过业绩空窗期,而未被统计纳入的基金经理,并将推出系列报道,挖掘这一批优质股。

第一期的主角,是现任永赢基金副总经理的李永兴,长期业绩远超市场平均水平。李永兴有着13年从业经验,成长于交银施罗德基金,是交银第一个由应届毕业生培养起来的基金经理。在他前后同事过的,是这么一批基金经理,李旭利,史伟,管华雨,张科兵,王崇,何帅,杨浩,任相栋。

从2006年到2010年,李永兴先后覆盖宏观经济、房地产、消费和零售的研究,从宏观到微观,立体地构建起了他的认知体系。

2010年,李永兴开始担任基金经理助理;两年后,他开始独挡一面,挑起了基金投资的重任。

在交银期间,李永兴管理两只基金,时间最长的是交银主题优选,在管理3年多的时间里获取总回报124.42%,年化回报达28.74%,相比同期沪深300有31.4个百分点的超额收益。

在永赢管理时间最长的权益基金是惠添利,成立于2018年5月31日的惠添利,虽经历了2018年的市场大跌,但截至10月23日,今年以来收益已超过55%,成立以来共获取总回报为48.46%,不仅跑赢业绩基准,相比同期沪深300指数有45个百分点的超额收益。

在李永兴目前累计5年有公开业绩纪录的期间,如果计算累计复合收益,其年化回报达到了30%多的高水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2012至今的这些年,市场有过2014-2015,2017-2018两轮明显的牛熊转换,特别是2015和2018年经历了市场的大幅下跌,这些对基金经理都是一场严峻的考验,也是最能甄别出投资能力的试金石。

从李永兴过往的实践看,喜欢踢足球的他在投资上同样积极主动,在仓位上,他根据宏观判断,有过大幅加减仓动作,而在2018下半年大跌中,选择逆市加仓,在10月份大跌后,仓位达到新高。

从重仓股配置来看,重仓程度一般比较均衡,在交银期间,中国平安,海螺水泥等蓝筹股的持有期相对较长,永赢期间,茅台,东方财富,银行等持有期较长。行业配置上,整体行业轮动明显,且贡献的收益较高。

交银期间重仓股

在与李永兴多次采访交流,累计10余小时的对话后,我们记录下,他5年高收益背后的投资体系的形成和进化,他对投资、对2020年乃至于今后几年市场、行业、公司的思考。(全文实录点此查看)

“双周期”理论

问:你是一位典型的自上而下的选手,那么,是否可以通过你对今年A股市场整体的分析判断,来展示一下你的投资方法框架?比如,第一步,怎么来观察宏观经济的风险点?宏观分析模式是否一直有效?

李永兴:对于宏观经济,宏观研究的框架整体一直是有效的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国内除了经济周期外,金融周期对短期市场的影响更大,因此需要一并考虑进来。这也是我一直在使用的“双周期”方法。

比如,2016年以来的权益市场,市场风格出现重大变化,尤其是成长股和价值股走势截然相悖。个股迥然相异的表现,折射的是经济周期和金融周期变化方向相反的背景。

上一波出现这个情况的是2013年。当时经济下行而金融周期趋于宽松,那轮周期导致了中小盘股的崛起,而这一次相反的周期变化,推动了绩优价值股的突出表现。

在宏观经济研究框架中,重点关注四大风险:

高存货、

过剩产能(低产能利用率)、

金融体系恶化(银行不良上升)、

通胀转通缩

在2005、2008、2011这三轮熊市所处的经济环境中,至少面临这四大风险中的2-3个。

对于2019年,目前来看几乎所有大的行业库存水平都比较低。

我们来看整个工业企业的存货,2016年年中的时候,当时是整个一轮大的存货低点。当时的情况,首先工业企业存货增速降到了零附近,这是历史上最低的水平;然后,存货占总比重降到历史最低点,因此在2016年到2018年上半年,整个工业企业全在补库存。

这两年,我们几乎没有看到消费、固定资产投资、净出口的明显上升,但整个宏观经济并不差,主要原因在于整个工业企业全在补库存。

现在的情况,工业企业存货速率降下来了,存货增速大概在2%左右,存货总占比重也比2016年中略高一点,但总体来说,在历史上还是一个比较低的水平。

因此即便降库存,个人认为风险不会特别大,企业的库存行为很多时候是跟PPI正相关的,PPI如果转正,企业甚至是有补库存的可能,相对来说,库存还算是目前对经济偏有利的因素,其他方面,暂时没有看到特别大的有利因素。

从整个GDP的拆分来说,净出口受贸易摩擦的影响不会太好。

消费,刨除汽车、家电后还是比较稳定的,但到目前为止,也没有看到一个大的向上的可能。

房地产投资其实不差,即便差了,基建投资可以对冲掉,客观来说,历史上都是用基建投资来对冲房地产投资跟制造业投资下滑的。

整个GDP拆分当中主要的变数,可能就在存货投资。除非货币政策大幅度放松,其他变数暂时不会有特别大的变化。

同时,也要结合金融周期的变化,密切跟踪、关注信贷投放数据和资金流向等指标,特别是增量资金能否进入股市。信贷投放的资金是个大池子,房地产、基建等行业类似其中的小池子,这些池子之间的“水”在不停流动。典型的如2014年,资金从各个领域在向股票市场流入。

问:那你从哪些指标来跟踪判断资金流向,特别是增量资金?

李永兴:目前我们参考观察的是新开户数和融资余额的变化。第一,是不是发生资产配置转移?第二,幅度会有多大?

问:刚才是对宏观经济的分析框架和方法,那么,怎么再落实到投资上去?

李永兴:对宏观分析,自上而下有两个环节。

第一,是我对宏观经济要有判断,

第二是宏观判断之后,对于投资的转化。

逻辑上来说,这两个环节的命中率要求都比较高,大概在80%以上,如果在60%左右,基本上跟猜差不了太多。

这两个环节的转化能力要求非常高,本身宏观判断的准确率,不要说投资界,在学术界都不一定很高。

我们不是大而全地研究经济,精确预测相关数字,主要还是针对一些重要环节,有一个模糊的趋势方向,然后研究判断出来的结论。

至于怎么达成投资上的转化,这个需要经验积累,没有很长时间宏观研究的经验,转化的命中率不一定会高。

而且,它的转化是涉及到你对各个行业的理解,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宏观策略的研究员,好像说起来他都知道,转化到投资上他会有问题,因为他对很多行业的细节不了解。

总结来说,一方面是要具备宏观的研究框架和知识,另一方面是要落实到投资的转化,在这个环节,需要理解的行业有很多,如果对任何一个大的行业有盲点,转化的命中率都会下降。

问:从你基金的投资,也可以看出你对宏观的判断和转化的体现,但是,有的时候宏观跟投资不一定那么紧密,会有延误,或者比如说经济减速了,但有些行业或者说股市还是在上涨的,这种情况有没有遇到过?怎么应对?

李永兴:做自上而下投资,具体操作上,我现在会有两个做法:

第一个,在没有大的把握的情况下,我不会去做重大的偏离

比如像今年一季度,包括三季度,我的配置相对于基准的偏离度是比较大的,一季度券商和计算机比较重,三季度电子比较重,我对这些有确定性的把握,所以偏离度比较大。

但像二季度,尤其在5月份,我们在没有明确方向时,如果看基金净值,几乎每天都跟沪深300差不多,换句话来说,在没有确定性情况下,我不做重大的偏离,因为任何一种重大偏离,都是放大风险的。

第二方面的控制就是,宏观有时候是需要去和微观相结合的,宏观很多时候是做在左侧,微观有时候是做在右侧。

它有时候确实会脱节,可能一直等不到出来右侧,那你的这个投资效率就会差很多。

原来我刚做投资的时候,可能宏观上想明白了,如果计划要配20个点,很快配上去,但万一错了,风险会比较大。

现在我的投资方法是,我宏观上左侧做出判断,比如想买20个点,我就先买10个点,等微观的数据也开始印证,再把后面的10个点加上去。虽然收益会比前面一种方法稍微低一些,但它风险下降得非常多。

问:刚才说到了行业选择,从你过往投资实践看,你对行业似乎也没有特别偏好,有过集中也有过分散,金融、地产、医药、食饮,TMT,配置跨度很广,而且整体也有轮动的迹象?

李永兴:我是通过行业比较来选行业。

行业大致可以分成周期性行业、成长性行业。周期性行业重点留意供给需求的拐点出现。

成长性行业则进一步细分为概念期、导入期、成长期和成熟期四个阶段,当判断企业进入产品导入期后,就可以介入,尽管当时的收入和利润可能不会有多大的体量。

股市上涨空间要看下面三因素

问:那么根据以上你对于宏观经济在2019乃至于2020年的判断,对于未来股票市场上涨空间,你是怎么思考,得出什么结论?

李永兴:股票市场收益的空间,在我看来取决于以下三方面的因素。

首先说经济的情况。

目前为止经济的数据还是不太好,往后看, 2019年四季度压力相对来说会小很多,数据上不会太难看,但能好到什么程度需要进一步观察。

目前没有看到一个大的领域有大幅向上的可能,唯一比较大的变数是存货,当前大部分行业的企业存货水平较低。如果需求好转,不排除企业有补库存的可能,但补的幅度有多大,有待我们进一步观察。

第二方面因素,是资产配置的变化。

对居民来说,他的资产配置无非是理财产品、股票市场、房地产,有一些可能会流到实体,每一次利率的变化都易引发居民资产配置的变化。

在利率上升幅度比较高的情况下,由于理财产品收益比较高,会有资金从高收益高风险资产转移到低收益低风险资产,反过来也是一样。

但每次资产配置转移的方向可能不完全一样,像2012年利率下行的时候,居民资产配置选择房地产行业,因此2012年房价的涨幅远远高于股票市场的涨幅。2014年,利率下降,资金选择流向是股票市场,因此2014年股市的表现远好于房地产市场。

当前利率又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,所以拉长来看,我觉得只要利率不大幅上升,那么还是有发生资产配置的转移的性可能。目前为止,我觉得至少转移到股票市场的概率会比房产市场还比较大。

第三方面因素,就是成长性行业本身的推进进程

在我看来,未来三年,中国最具成长性的行业,一个是TMT行业,一个是新能源汽车。

TMT行业的整个焦点是电子行业,明年电子行业推进进度比较正常的话,那么整个TMT行业的估值中枢应该是一路上行的。如果它的推进明年受到阻碍,或者没有再进一步的话,估值的天花板就会出来。

新能源汽车行业目前的情况还比较差,明年应该也不会太好。

但从2021年开始,如果电池能量密度能正常上升,成本正常下降,到2021年下半年或者2022年,新能源汽车能够做到平价售车,不再依赖补贴。

光从经济性的角度来说,相比燃油车也不差,那个时候,新能源车的需求有可能会完全打开。

新能源车产业链机会在哪?

问:从整个产业链来看,利润的分配会集中在哪几个领域?

李永兴:这个事情就比较有意思了,跟前几年不太一样。

前几年每次市场追逐新能源汽车板块时,都是往上游走,先增加供给。当时整个新能源汽车的逻辑在于市场格局未定,所有电池厂全在扩产来抢市场份额。

电池规模效应非常明显,必须要产出,提升市场份额,利润率才能上升。

比如说,新能源汽车需求增长50%,传导到电池,就增长100%,再往上继续传导,当时上游的供需格局特别好,所以价格全在涨。

现在的情况,你已经看到CATL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,大概率上,市场格局CATL第一,比亚迪第二,后面的排序还不一定,但是应该不会有特别超越预期的。

就是说不再是像往年需求量增长50%,电池再增长100%,它往上游传导的扩张效应在减弱,上游的供给已经放出来了,它的供需关系就很差。

甚至像有的大厂商为了降成本,它在引导上游降价,所以整个利润环节其实是往电池厂商去倾斜的。

目前来看,需要看的就是产业链哪些环节能够占据利润,第一,要有很强的规模效应,具有上下游议价能力,在电池环节,能够存活下来的头部几家一定能够占据所有的市场份额和利润。

其次,就是对竞争对手具有压倒性的优势,比如在设备环节,有的公司对其他同业具有压倒性优势,任何一条新建的产品线,几乎都要去找它供货。

第二,上游公司,比如说正负极这些材料,一定要有成本优势,你能够赚别人赚不到的钱,压着竞争对手成本线去赚,那就是你的利润,具备成本性优势的公司是可以的。

第三,上游资源型企业,钴和锂就是看供给的瓶颈,因为如果需求一旦起来,还是看供应的瓶颈。目前钴的瓶颈依然很大,稍微往长一点看,钴的机会可能更好一些。

问:这就是从企业竞争优势来分析,要么有技术上优势或垄断地位,要么就是成本比别人低,别人打不过你。这种分析方法适用于其他行业吗?

李永兴:偏制造业的,大概率都是这样的一个逻辑,消费还会有些差别,消费里面有一个渠道,是公司竞争力很重要的一个因素。

问:说到公司竞争力,撇开财务报表不提,你是如何去评估一家公司的?

李永兴:对企业的认识不单纯只是对企业产品、销售管理体系的认识,更是对企业家的认识,甚至是对整个社会的认识。

回想过去我们见到过的优秀企业,其成功秘诀无外乎都是天时、地利、人和;相反,我们见过的许多逐渐走向没落的企业,其衰败的根源也大多出自这三点。

天时,是指行业大势的发展方向。

地利,是指企业自身在行业中的护城河。

人和,是指企业家能力。

买股前先考虑下行风险

问:我们也注意到,你在构建组合时会非常注重考察个股的下行空间。

李永兴:我的投资方法中很重要一点是,我会注重安全边际的控制,就是我想,万一我判断错了、万一不涨,下行风险有多大?我会从这个角度去控制。

问:这一点,我们其实可以结合你在永赢管理基金的具体实践来探讨。你在永赢管的第一只基金惠添利,是在20185月发行成立,差不多是在3100点的位置,当时市场只跌了3.5%左右,后续倒是面临着几波大幅下跌,但到年底的时候,基金只亏了4%2019年以来已经涨了50%多了。

特别是,我们注意到,你在当年三、四季度敢于大幅加仓,三季度末仓位基本上加到快90%了,四季度末90%多,这体现的是你一贯的投资方式吗?

李永兴:这个基金是在5月31号成立,成立的时候上证指数应该是3090点,然后在6月份刚下跌的时候,由于我们没有把握说市场是不是一定就不会跌了,所以我先拿可转债来建仓。

因为可转债下有债权价值,就算市场再跌,它的下跌空间是可控的,而在市场上涨时会有一点点弹性。从实际情况来看,A股市场是在去年年底、今年年初见底,但有些可转债去年6月就见底了

然后,在市场跌下来的时候,我们拿除了中行以外的四大行,加上招商银行来建仓。

当时看国有银行的报表,它的息差还在上升,不良率在持续下降,这种情况下,它的盈利相对来说是比较稳定的。而且逻辑上来说,盈利如果一直稳定的话,他的PB是不应该长期低于一倍的。

所以当工行、建行跌到0.9倍PB,农行跌到0.8倍PB的时候,我们通过建仓国有银行来进场。招行估值相对贵一点,但招行作为零售银行的情况确实更好。事实上,我们也可以看到,银行股的低点就是在去年的6、7月份。

然后到10月份公布三季报,你看到我们仓位上去了,另一方面加的是券商、地产,其实这也是考虑了风险收益比。

选择券商股要看哪些点?

问:市场上直观感受认为,券商是一个波动很大的行业,在下跌风险过程当中,你怎么控制它的风险?

李永兴:其实你仔细来看,券商的资产负债表相对来说比较干净,账上大部分,除了现金就是固定收益的产品,只有少量的权益投资,尤其是大券商。

选择券商时,从它内部风控的角度来说,它的亏损一定要能够被它固收的利息所覆盖

因此它整个账上唯一的风险,就是股权质押的风险。去年9、10月份,当股权质押风险开始被逐步化解时,这就意味着,券商整个资产负债表会体现得比较扎实。

当大的券商跌到1.1倍PB,小券商跌到不到1倍PB的时候,我们在三季度加了比较多的券商,而且利率下行过程中它是受益的。相当于我在一个比较便宜的价格买了一个向上的option,下行的风险非常可控,上行有空间。

刚才说的,无论转债也好,银行、券商也好,其实去年我们几乎都买在最低点,都没有亏钱。去年唯一造成比较多亏损的是白酒。

问:买得太高了?

李永兴:我们也没有买得很高位,是等茅台跌到20多倍的时候买的,但是没想到,茅台去年出了那么差的三季报。

但是跌下来之后,我们再去算茅台的DCF,把所有的预期打到最悲观的地步,利率往上调,风险溢价往上调,怎么算,茅台的股价也值640元。

那么,在三季报公布后,最低茅台跌到550,所以,在跌到600块以下时,我们是不降反加仓的,但还是因为当初一开始买的量比较大,所以还是有浮亏。

未来3-5年

是整个TMT一轮新的大的上升周期

问:从2019年前三季报可以看出,你配置电子行业股票较重,时间点也恰到好处,给基金带来了较高收益,你是如何评估和捕捉到这个行业的机会?

李永兴:因为随着今年6月底贸易摩擦压力暂时缓解,逻辑就往TMT那边去运行了。

因为贸易摩擦影响,导致TMT行业估值降的比较低,当时电子的TTM(滚动12月)估值已经低于食品饮料的TTM估值了,这个在历史上,只有2008年下半年,金融危机的时候维持过较长时间,其他大部分时间里,电子的TTM估值是远远高于食品饮料TTM估值的。

所以在当时,这个行业的估值,从相对收益的角度来说,是很有吸引力的、足够便宜的。

问:在这之后,这个投资逻辑又发生了什么变化?

李永兴:7月份开始,整个TMT行业或者说电子行业的运行逻辑开始出现重大的变化。在我看来,未来3-5年,是整个TMT一轮新的大的上升周期。

整个运行的逻辑应该是先通讯再电子,然后再是传媒、计算机的应用。但是在整个上半年,所有TMT行业四大领域,唯一有基本面在向前推进的,只有通信。

所有的行业,你只有看到5G在加速建设,其他的如电子行业,不知道下一代智能终端是什么,传媒、计算机也无从谈起,所以整个上半年,我们看到只有通信的估值是拉的比较高的。

但从7月份开始,第一部5G手机面世,先是中兴的,然后是华为的,都出来了。我倒也不一定觉得5G手机可能会像之前3G手机出来的时候,会变成下一代智能终端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整个产业链在推进,已经开始从通讯行业蔓延到电子行业了,上半年电子行业是完全无头绪、没有方向的,产业链布局也比较缓慢。就是从7月份开始,整个产业链已经开始向电子行业推进了。

电子的估值以及它本身基本面是见到了一个大周期的底部,所以它的估值是一定会抬升的,而且应该是一轮比一轮高的抬升。

供给格局改善

问:估值提升的背后应该是行业基本面预期的好转,那么行业供需格局到底怎么样?

李永兴:电子供给格局也是改善的。

前两年,我们还会看到行业中一些企业虽然盈利不好,但是它靠提升它的负债率,往外扩产。但是,经过2018年的下滑之后,这样的企业已经不再扩产了,所有能够扩产的企业只剩下高ROE的企业,所以它的供给格局相比前几年是改善的。

这也是为什么说它是见到了一个大底,需求边际开始好转,同时供给格局又开始改善,然后相对估值又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,所以,它的风险收益比是非常好的。 

到目前为止,整个三季度的逻辑还是围绕着电子去展开的,过去三个月,电子没少涨,但是它本身的基本面推进是没有任何放缓迹象的。

刚开始的逻辑是,5G手机出来大家发现,国产零部件的份额上升了。原来大家觉得,贸易摩擦会影响华为的供应链,就是核心零部件不给华为供应,是不是华为手机会有问题。

但是后来看到,情况是反过来的,你不给我供应,我反过来增加国产零部件的比例,所以国产厂商在电子行业的市场份额进一步往前推进。再往后看,它的行业逻辑目前为止没有看到任何放缓的迹象,包括iPhone11出来,都没有比大家预想的要差。

后面可以继续看这个行业往前推进的几个因素。

首先是苹果新手机,明年的创新应该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改观,明年苹果可能会应用5G手机。当然,创新的动作会有多大,需要观察。

在今年年底之前,确定了创新的方向之后,明年一季度大概会确定它的供应链的市场份额,所以结构性的投资机会可能依然会有。

其次,明年再看5G手机的销量。

第三,更大的一个逻辑就是我说的,我还是不觉得5G手机是真正杀手级的智能终端,明年我们还要看有没有新的智能终端推出。

目前产业界在推进的、在加速的是VR、AR,从产业链反馈来看,比如说现在的VR相比于之前刚推出来的时候,确实有了不少的改进。

也就是说,虽然电子涨了很多,估值现在看起来,客观来说,也不算特别便宜,但是本身产业链的推进目前来看没有任何放缓的节奏,所以不排除说,短期涨多了,有可能基本面还没跟上,可能出现短期回调,但是大的方向是没变的,即便回调,底部一定是一次比一次抬高的,因为它见到了一个周期的大底。

问:那么它这个基本面的推进,具体在报表上要体现的话,你觉得是会很快,还是需要时间?

李永兴:是这样的,因为电子行业很大,它有很多细分的领域,有些公司它会很快体现在报表上,比如说5G手机射频。

相比于4G手机,它的天线数量是翻倍的,所以,这些射频天线端的供应链的公司,尤其那些所占市场份额还能上升的公司,它的报表很快会体现出相应的利润。

其次,像半导体,半导体应该也是见到了一个大的低点,上一轮半导体的投资高峰,应该是2017年年底,这个行业大概18个月一个周期,它的供应端,目前应该是见底了,所以它的供需格局也是开始好转,一定会有些公司的报表率先改善。

问:TMT行业的一个特性,就是会出现不断的创新,这事实上也增加了投资的难度。

李永兴:这是电子行业的一个属性,比如现在有些公司涨得很多,但是下一轮产业再往前推进,可能最好的公司不一定是这些公司了。

现在焦点在于5G手机,射频天线这样的公司,市场份额在增加,比如说像华为的产业链,但后面的电子行业往前推进的逻辑不一定就是这条线了。

苹果明年会不会有投资机会?再比如说AR、VR出来,它的供应链是不是有投资机会?

所以,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公司涨了很多,它有可能已经比较贵了,但如果说产业一直往前推进,它是不断会有新的、好的公司。这就是TMT行业的属性,和消费品行业不同,消费品行业10年来最好的公司多数时候是不变的,TMT行业不是。

问:那对增量资金而言,比如新基金建仓,现在这些行业个股已经涨了不少,还能不能投资了?

李永兴:首先说白了,一个是看业绩,一个是估值,业绩就是你看它现在的订单会不会有问题,如果现在订单没有问题,它盈利大概是有空间的。

估值取决于接下来电子行业基本面的推进,比如推进到苹果产业链,或者推进到AR、VR,那么估值仍有抬升空间。 

估值仍在低位

问:刚才谈到了行业的估值和基本面情况,那么对于整体市场,从估值和基本面两个角度来看,是处于一个什么阶段?

李永兴:往后看今年四季度、2020年,我的观点就是,短期的扰动没有办法完全排除,比如贸易摩擦的影响,或者经济数据不好,但总体来说,这种影响边际在弱化。

我们看长一点,首先,现在整个A股市场的估值在历史上还是一个偏低的水平,虽然今年涨了一些,但在历史上看,大概也就是25分位数的水平,总体估值还是一个偏低的水平。

另一方面,我们看到无风险收益率在历史上也是一个非常低的水平,只要风险收益率一直维持比较低的水平,它是有助于整个股票市场的估值,至少从一个偏低水平上回归到一个合理的水平。所以放长来看,我觉得获取绝对收益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。

问:你提到了利率的问题,这也是我们非常关注的,巴菲特也说利率是金融之母,现在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差不多下降到3.1%左右,后续是否会破3,还是能像刚才说的,长时间维持在一个较低水平?

李永兴:3这个是有可能的。

因为长期的利率,说白了,就是取决于全社会的投资回报率,目前看到的情况,客观来说,全社会投资回报率是在下降的。

因为你的投资回报率要想提升,是要靠新技术、靠技术进步和劳动生产率提升所带来的,但目前没有看到特别大的技术进步。

如果说下一轮,比如TMT行业,包括一些高端制造再起来的话,有可能企业的ROE能有提升。目前利率是处在一个下行的方向上,但我也不觉得下行的风险会很大。

问:为什么下行空间不一定会很大?

李永兴:客观来说,我们现在的劳动生产率是在一个正常水平当中,我们还是有很多,相对来说低端的劳动力是要提升它的劳动力技能、劳动生产率的,至少我们不会比欧美差。

A股配置银行、券商、成长性行业

问:目前来看,你看好哪几个方向?

李永兴:基本上对应的就是这三个方向,第一个,如果经济见底回升,银行应该是有机会的,因为银行估值足够便宜。

第二个对应的就是券商,如果资产配置发生转移,资金流入股票市场,券商会有投资机会。

第三个就是成长行业本身的推进,目前来看,焦点是在电子行业。

如果经济真的见底回升,周期性行业会有投资机会,因为它的估值其实是足够低的。

如果说发生资产配置转移,整个市场的估值都会上去,尤其是高股息率的这些行业。最简单的,就是我拿着银行股,它的股息率有四点几,怎么都比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高。

好基金经理靠这两点

问:跟三年前相比,你觉得自己最大的进步是在哪里?

李永兴:我刚做基金经理之后,业绩波动也挺大的,好的时候特别好,差的时候特别差,因为刚开始有特别擅长的东西,也有不擅长的,遇到不擅长的行业或者市场风格时,业绩波动就比较大。现在风险控制就好很多。

我个人提升比较明显的一次是2013年,那一年投资业绩不太理想,之前和之后的一年,基金业绩都在市场排名前十。

我此前是研究宏观周期和消费品出身,对于成长股的理解偏弱。2013年适逢成长股的黄金期,而价值股下跌,是一个极端的市场情况。那一年,大量学习了成长股的研究投资思路。

问:说到知识积累,你是靠什么来完成知识的积累?

李永兴:有时候自己看,我们内部的讨论也比较多的,研究团队也做各专题研究。

问: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基金经理,他应该具备哪些素养呢?就是你最看重的是哪些?

李永兴:首先,在我看来,好的基金经理必须是好的研究员出身,自己的研究能力必须足够扎实,这是一个核心的竞争能力。

万一碰到没有外部团队的支持,必须有自己独特的、比较好的研究能力,这是他取得超额收益的主要来源。

第二个,他必须要有风险控制的能力,因为每个基金经理有擅长的领域,也一定有不擅长的,那么风险控制,是靠自己还是靠团队。这个方法可能会不一样,但一定要有这方面的努力。

所以,归根到底就是两方面能力,一方面是获取收益,一方面就是控制风险,投资基本上就是风险和收益的权衡。

相信周期

问:如果用三个词来评价一下自己,会用哪三个词?

李永兴:第一个,还算勤奋,精力还是比较多的。

第二个,相对来说是心态还算平和,这个不一定是绝对意义上的好事或者坏事。

因为其实每种性格的人,适合不同的投资方法。从我经历来说,其实任何一种性格,都有对应的投资方法。

行业里面做的好的成长股的基金经理,大部分性格比较乐观,他一定相信未来会越来越美好,做价值投资大部分还是性格偏谨慎的,始终要寻找估值的洼地,一定要确认风险收益比。

我相对来说会平和一点,没有特别乐观,也没有特别的谨慎,所以在宏观的判断上,我更多相信周期,没有只涨不跌的市场和行业,也没有只跌不涨的市场和行业,我看待每个行业相对来说还算平和一点。

第三个,开放,我对新的东西,包括新的知识、新的商业模式的学习还是很看重的,我不会固步自封,我在这个行业里这么些年,几乎可以看到每3到5年一些新的模式都会出来。如果固步自封的话,就会被淘汰掉。